8 太阳天梁坐卯酉 第一组

    [太阳天梁]同于卯西二宮,必与太阴相会,并与借星安宮的[天同巨门]相会。对宮则无正曜。

    要推断[太阳天梁]的本质,须分别其为祥和抑为孤忌。两种性质的分别很大,因此影响运程亦大。

    一般来说,入朝的太阳祥和,落陷的大阳孤忌,化禄的太阳祥和,化忌的太阳孤忌,见辅仨吉曜交会的太阳祥和,见煞忌形曜的大阳孤忌。

    就天梁而言,化禄、化权的天梁孤忌,化科的天梁祥和,有煞刑诸曜同的天梁孤忌,见辅佐诸曜的天梁祥和。

    于辅佐诸曜,[太阳天梁]最喜文昌、文曲,尤喜文昌化科,[阳梁]倘在卯宮,不见煞忌,则为极祥和的星系组合。

    另一个极端是太阳化忌,落陷,又见煞刑虚耗诸曜,则此[阳梁]星系,便呈现极其孤忌的色彩。

    以会合的星曜而言,太阴化禄,可使[阳梁]的性质趣于祥和,若化为忌星之星,[阳梁]的性质亦成为孤忌。入朝的太阴使[阳梁]祥和,落陷的太阳使[阳梁]孤忌。

    [天同巨门]星系,亦不宜化忌,天同化忌特别令[阳梁]不利六新亲,人际关系疏离,巨门化忌則令[阳梁]生事端,一生易受是非、纠纷困扰。但若天同化碌,化权,则仅主[阳梁]增加其独立性,巨门化禄来会,只要不见文昌化忌同时会合[阳梁],则为掉臂独行。个性独特而已,虽仍然祥各之气不足,但却仅主竞争,而并非孤忌。

    若[同巨]会[阳梁]之时,地空地劫亦时交会,难见吉化及昌曲,仍然使[阳梁]带有一偏之性,欠缺圆融,但欲逻辑性强,而且能有独立思想,表现现特殊的风格。

    [太阳天梁]本带有孤克忌的性质.所以对于六亲,[中州派]有[一太阳天梁主别离]的说法。

    然而同一别难,欲仍有祥和与孤忌的分別。以离乡背井为例,祥和者可能因为到外国求学,孤忌者则可能是逼于环境。二者的吉凶截然不同。

    孤忌的[太阳天梁]见刑曜,可以因纷争而与讼诉,但祥和的[太阳天梁]同样见刑曜,欲只是事业上的竞爭,或者是学术的的[自讼](自己否定自己的见解以求进步)。二者的吉凶亦截然不同。

    祥和的[太阳天梁],喜行七杀,破军,贪狼独坐的宮垣。见辅佐吉曜,或见吉化,即主英华发越,可以得志。人生虽有变动,在变动时虽然同时出现人际关系的现象,但性质良好,而且变动得宜。

    孤忌的[太阳天梁],逢七杀、破军、贪狼独坐的宮垣,即使见辅佐吉曜,或见吉化,仅主有不得不变的变动。于变动的同时,人际关系亦随而不得不变。

    二者的分別,  可以举一个例子来说明――因为考到一个资格,谋求得更好蝗职位,所以离开原来的工作机构,连原来的老朋友亦告疏远,这是祥和的变动与别离。

    因为原来的工作机构停业,以致不得不另谋工作。原来同一机构的朋友亦因此疏远分离,这即是带点孤忌性质的变动。

    祥和的[太阳天梁]。经行[武曲天相]宫垣,即使武曲化忌,刑忌来印,所带来的因扰亦不如孤忌者之大。祥和者仅属挫折、失意.而孤忌者则为灾难。

    [天同巨门]化禄,祥和的!太阳天梁卢了视之为开创性的运程孤忌者则浑浑噩噩,白白虚耗了光阴。若天同化忌,或巨门化忌,则祥和者虽一波三折,但仍然可以在运限中有所封建,孤忌者则怨天尤人,情绪低落,于运限其内沉沦。

    祥和的[太阳天梁],经行紫微独守的宫垣,只要不见煞忌,即为独当一面的运程,但孤者欲可能变成即不能命,表面上独立,实际上处处受人控制。

   祥和的[太阳天梁],经行天机独的运限,见禄、权、科吉化,最利计划、研究,经商者可推广自己的商标。但孤忌的[太阳天梁],虽遇吉亦多不切实际的浮想、时时像广府人所说的[煲无米粥],若更遇煞,则为不守本业,以致浮荡无根。

    当[廉贞天府]星系感情的性质重时,即使是祥和的[太阳天梁]经行此运限!亦可能发生情绪上的困扰,或与亲人离別,或与伙伴分手,若是孤忌的[太阳天梁],则更多是非口舌纠纷。

    当[廉贞天府]星系的物质重吋,祥和的[太阳天梁]经行此宮度,每每为得到利益的流年,而孤忌者则难得益亦有不愉快的事端随伴而来,或必须经过困难然后始得益。

    所以综合来说,祥和的[太阳天梁],其人生际遇比孤忌者要快乐的多。是故孤忌的[阳梁],最宜从事带点孤习性质的工作,如医药、保险、机械工程、法律之类。

    现在举一个例子说明[太阳天梁]在财帛宮的情况。

    丑宮安命,无正曜,借未宮的[天同巨门]安星。会合已宮落陷的太阴,以及酉宮的[太阳天梁]。由于曰月失陷,所以不成[明珠出海格]。

   丙年生人,天同化禄人命宮,事业宮有禄存同度。文昌在已,文曲大酉。因此[太阳天梁]一系,构成[阳梁昌禄]的格局,可惜不在命宮而在财帛宮。

    财帛宮既见[阳梁昌禄]的结构,气质自然祥和。然而顺行至天机在亥实财帛宫时,其时为辛卯大限,天机兴落的太阴,及化忌的文昌机对拱,此文昌化忌又为原局的羊陀所来,因此为失财的伏线。

    已未年,财帛宮借人[阳梁]安星,同时借入文曲,而文曲于已年化忌,且有流年的[流昌]同度,加强了文曲化忌的力量,故是年因与友人合作创业,在数目上弄得不愉快,结果破财损失。幸而原来[阳梁]的气质尚祥和,所以本身的职业并未动摇。

    (此处仅讨论财帛宮,学者不妨研究其命宮本质,以及经行大限,流年命宮时的星曜交涉反应。)


下一页: 9 七杀独坐辰戌 第一组 上一页: 7 武曲天相坐寅申 第一组
首页
相关阅读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