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 天机独坐子午 第二组

    天机独坐子午,对宫为巨门。三合宮会太阴及[天同天梁]。

    推断子午宮垣的天机本质,须分别其刚柔。性刚的天机,擅长机变,擅长计划,唯为公而不为私;若阴柔的末机,则擅长权变以谋私利。

    福德宮的[天同天梁],为影响天机本质之关键。若天梁化科,则天机具阳刚之气,倘天同化禄、或天同化忌,则能影响天机化为阴柔。天同化禄又优于化忌。化忌者常生内心困扰,缺乏安全慼,因而谋私利之心更重。

    太阴入庙,虽带阴柔亦优于落陷。落陷的太阴与天机相会,内心常有自卑慼,而权术手段即由此而生。

    巨门必于中性,不影响天机的刚柔。但当巨门化忌之时,则影响天机的安定,常因不满客观环境曲(如多是非口舌,受人排挤)而见异思迁,但转变环境之后,仍多际遇不佳,因此影响天机内心亦主权术。

    巨门化禄、权、科,贝u对天机发生良好影响,愈变化愈多良好际遇,由是即能发挥天机的优良性质,能为事业作出良好计划。

    阳刚的天机宜行开创性的运限或流年,不宜守成。

    阴柔的天机则宜见利于守成的运限或流年。若经行的宫度多性质主变化的星曜,则反而动輒得咎。

    主变化,利开创的宫度为――[紫微破军]见吉化;太阴入庙见辅弼;[廉贞贪狼]见吉化,巨门见吉化;[武曲七杀]见吉化;太阳入庙见吉化;天机独坐见汽化。

    利守成的宮垣为一一天府得禄;太阴落陷但见吉化;[廉贞贪狼]而贪狼化忌;[石中隐玉]的巨门见流煞;[刑忌夹印]的天相;[天同天梁]化禄、化科(若天同化权则倾向于变化及开创);太阳落陷而见辅佐吉曜。

    阴柔的天机,不利经行动荡的[紫微破军]运限。主因改变人际关系而生咎吝。阳刚者不涉及私心,反主开创新局。

    阳刚的天机经行天府宫垣,若有禄存同度,反有怀才不过,未能施展其所长的感觉。

    天机喜英华内敛的巨门,阳刚者经行此宫茺,必能有所表现,为受人赏识、提拔的流年,但阴柔的天机经行车此,则容易私心自用,甫受人赏识却玩弄手段,以致影响后运。若疑忌重重的巨门,更为阴柔的天机所不喜,多内心顾虑,或竟因此愈玩弄权术而愈见困滯。阳刚者则主因计划而生焦虑。

    若[天同天梁],由原局的阳刚忽于年限化为阴柔;或由原局的阴柔忽化为阳刚,皆为天机守命的人所不喜,主橫生障阻,以致进退失据。

    天机基本上喜行天相守垣的宫度。天相气质优雅,大利阳刚的天机经行,可升迁至重要职位,商界亦主受人知遇,气质庸常的天相运限,阴柔的天机经行,以守旧待时为宜。若思腾挪变化,则反易受人排挤。

    以上所述,为天机经行十二宮的重要克应。

    现在且举一个例子,说明天机在田宅宫的情形一一

    [武曲七杀]守命,田宅宮天机在午。巳年生人,天机与禄存同度。

    由于天机会[天同天梁]而天梁化科,所以天机带阳刚之气。虽有禄存和其气质,但有羊陀相夹,并不能作根本改变。

  行于癸四大限,天府守命,田宅宮为巨门化权,与流禄同度且与原局禄存对拱。命宮天府又会原局[武杀]的武曲化禄,故命宫既库禀充盈,田宅宮亦为十年佳运。

    然而命宮天府得禄权仅利守成;田宅宮巨门叠禄化权,亦非开创转变之星曜。

    无如原局田宅宮多阳刚之气,所以亦主因主观決定而思变化。于此运限之内,其人屡屡兼营新的业务,均无收获,只是不赔累而已(此乃由于天府叠禄之故,否则必有

损失),但原有经营的业务,则于不知不觉间大有起色。由是可知原局气质与运限宫垣的气质一一不相投,即有徒劳无功之慼。此所以论各宮运程,均需由本质着眼。


下一页: 21 紫微天府坐寅申 第三组 上一页: 19 太阳独坐辰戌 第二组
首页
相关阅读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