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帛宫

(五)  财帛宫

财帛为养命之资,尤其是商业社会,笑贫不笑娼,人的社会地位几乎由财富来决定,因此推断财帛的有无,以及主要从事何种职业以求财,便成为相当重要的事,关于从事种行业,已在讨论命宫星系组合时详述,因此在研究财帛宫时,主要便是看财气如何,宜缓得抑或可暴发,得到财之后又能否保守。

与财帛宫会照的三方四正,是对宫福德宫,与命宫及事业宫。福德宫主人的思想活动及精神享受。牛财需依靠思虑,而贫富则可影响到一个人的精神,足见福德宫与财帛寓彼此影响的性质。

至于命宫,人的运势及格局主要由此决定,当然与财帛有关。而事业与财帛的关系,当然亦互为枢纽。而帝宫、事业宫与财帛宫三宫会合,便恰恰是所谓[势位利禄]的象征。

但单凭星盘中的财帛宫来推断财帛的得失,往往并不确实,因为它所显示出来的性质毕竟有限。如果要推断精确,一定还要将逐个大限的财帛宫加以推断,然后才可以知道其人一生的财运发展,而星盘中的财帛宫,所主者不过是财运的总趋势。

本篇所述,虽以星盘中的财帛宫为主,但读者却仍可据此对大限的财帛宫加以推断。所须注意的是,凡篇中述及化禄、化权、化科、禄存、天马、擎羊、陀罗等,于推断大限财帛宫时,见[流化禄]、[流化权]、[流化科]、[流禄]、[流马]、[流羊]、[流陀]等,亦主有同一作用。

1  紫微

紫微守财帛宫,一般情形下主富厚。

会照破军,须先经波折然后得财,唯得财后仍何波折。会煞则防得后破败。

横发暴发的情形,是紫微会照七杀,且何吉祥星曜会合,最喜会左辅右弼,则丰财源由多方面而来。

另一种情形则是,紫微会照擎羊或陀罗;紫微会照火星或铃星。尤其是当紫微或火铃羊陀人庙时,更主横发,唯恐不耐久。但若见刑忌、空劫,则纵然横发,但恐破后更贫。

紫微守财帛宫,不喜地空、地劫、大耗川迂或会照,主受人欺凌侵剥以致破耗。纵有吉曜同时会照,亦主财来财去无法积蓄。

紫微喜与禄存或化禄同度或会照,则主财帑能储蓄,亦主人擅长理财。

紫府,主财帛充盈,一生富裕,唯善枳财未必善于运用钱财。

紫贪,宜以本身才艺求财,虽经历艰难一不会煞忌亦能富裕。见火、铃,因有紫微克制火铃的力量。反不如[火贪格]、[铃贪格]之能骤发。

紫相,如命宫为七杀之[雄宿乾元格],不会恶煞,主财帛丰盈。若会恶曜,则财帛有成亦何破。须详每大限财帛宫而定。唯一生必有意外财源,因之骤发。

紫破,见煞反能横发,但恐不久。不见煞,主可得财,但仍有成败。见吉亦主可得意外之财,或财源极其特殊,但以未宫较丑宫为佳。

紫杀,有吉星祥曜扶持可以横发。但晚年仍防破败。

2  天机

天机守财帛宫,主有财难储。即使入庙,亦不过财来财去,无缺乏之虞。

人庙,与禄存、天马、化禄会合:定富裕,财帛丰足。若天机化禄,则主由旧业中生出新业得财。单见禄存,小人觊觎。

若落陷地,则财源多变化周折,且主人劳心劳力。再会煞曜,历艰辛而后得财。

唯最嫌与巨门会照,必须费尽唇舌,劳神思虑然后得财,尤主凡事引起竞争。

与天梁会照,则主人巧计谋财,临事多机变。

最忌四煞、空劫、大耗会照,则难多发财机缘,唯聚而后散。

机月,主白手兴家,或不藉父母余荫而自身创业得财。

机巨,劳神费力,竞争多端。凡事未插手时,则无人注意,一旦进行,则引起别人追随争夺。且凡得财必须费尽唇舌。

机梁,主机关巧计以谋求。若会煞忌,则机关赞尽亦主贫穷。

3  太阳

太阳入庙,通常皆主财帛丰盈。但太阳本身有一特性,即是[施而不受],因为阳光普照是施出,太阳从未向任何物体接受过光和热。由于具有这种本质,所以太阳坐财帛宫即使人庙,亦主一生的负担极重,或因家累,或因资助兄弟、朋友甚至下属,而致开支甚大。

如果太阳落陷,由于太阳本身不发光,所以不会像入庙的太阳那样有沉重的负担,亦不如其有乐善妤施的品格,删主人一生劳心费力,然而亦不过财来财去始终难以积蓄。

最喜会照禄存天马,则虽劳心思虑,仍亦可成大富。著会煞刑忌耗诸曜,则劳而无功,为人作嫁;或甚至自己掘井,别人饮水。

若见巨门会合,财必由竞争而米,主劳心赞冲。但其人必能因创业得财。

日月,财帛先散后聚。喜见左辅右弼会照,与太阴太阳各成[对星],扶助有力,主得人提携带挈以发财。更见化禄、禄存及诸吉,发财万金。

日巨,太阳巨门于寅中二酉同度,寅宫主庸旺之乡,自比申寓为佳,所以在寅宫者可以白手创业,虽劳碌竞争、中年以后仍有所获,叉主得人信任.在已成基业下扩充发展;或主受外国人提拔推崇。

阳梁.在卯寓太阳为旭日初升,可以消解天梁的孤忌性质,所以虽征财帛方面常起争夺,但仍主可以丰足,唯必须加诸吉曜者始是。在酉宫太阳西沉,争夺更重。见擎羊、天刑,主因财生讼。

4  武曲

武曲为司财帛的主星,人庙主财帛丰足,而且得财顺利。亦主其人有管理财帛的能力。

如入庙更会化禄、禄存、天马者,更为巨富之格。唯如无其他吉曜会合,仅得禄能上能下,则主在劳心劳力中进财,或在竞争中得利。

武曲不喜会照破军。虽会吉曜,亦主财来财去,有波浪起伏,唯终能积蓄;如凶星恶曜并会,则终无积财之望。

武曲亦喜紫微、天相同时会照,主财源丰足。

见[火贪]或[铃贪]。会照,主有意外之财。但若同宫,则反不如拱会。

最不喜擎羊、陀罗同度,主因财生灾。

见化忌,主周转困难。武曲自身化忌,周转更加困难。

见地空地劫,主人忙碌求财,且少成多破。

武府,武曲财星,遇天府财库,若会照左辅右弼、禄存化禄,更为大富者的格局。倘见煞忌,亦主温饱。格平常者,则主富足。

武贪,会照火星或铃星,见禄存、化禄,主暴发;唯不见火星而见桃花诸曜,则主因色破财;倘见羊陀、空劫、大耗,主因赌博或投机而破产。独见武贪,主中年始可发达。

武相,二曜同宫,必与紫微会照。以寅宫者为优,申宫较次,因寅宫所会紫微在午,较申宫所会在子者庙旺。武相紫三曜相会,财源茂盛。唯见煞曜,则主巧艺或专门知识生财。

武杀,如不见煞曜,主白手兴家生财。见禄或禄存,主富足,晚年亦有积蓄。但有煞曜,则主横得横失,暴发暴破。倘煞曜、天刑会照,主因财生灾。擎羊同度,或火星同度,则主有争夺、劫掠、偷盗等情,更不宜见阴煞或劫煞。

武破,主财来财去,虽有禄存、化禄、天马,亦难积储。但天府坐夫妻宫,故夫妻宫会合众吉者,可藉配偶之力储财。

5  天同

凡天同在财帛宫,必主白手兴家,或以微资发家。所以多主人中年以后安定,晚年始有积聚。

与禄存、化禄、天马会照者,定主富足。

若见擎羊、陀罗、火星、铃星、地劫、地空等煞嘲会照,而见龙池风阁,则丰艺术巧技兴家,且为人有名士风致,但不能富有。

同月,二曜同宫,见吉曜,虽白手兴家,但主有意外收获。这种意外收获跟[火贪]、[铃贪]不同,少竞争或暴发的意味,仪主有意料之外的机遇。倘见煞曜,则难枞聚。

同月,一般情形下主财源得失无定,难积聚。若见吉星祥曜,则仍主丰裕,唯仍主以专门知识技能致富,尤宜医药、法律。

同梁,二曜会太阴天机,若再见诸吉,仍主一生衣禄丰足。见擎羊、天刑,则有纷争,唯从事医药、法律或社会工作者可免。见煞,亦主技艺谋生;无煞,可担任公职。

6  廉贞

廉贞入庙居财帛宫,主竞争中生财。

若入陷宫,则主于艰难中得财,且财来财去聚散无常。

廉贞化忌,主因财而致生烦个商,或因感情困扰而破财。煞曜刑忌并见,主因财生灾。遇空劫、大耗,防洛贼窥劫。

最坏的结构是化忌、羊陀、空劫并遇,主因官非而破财。

廉相,得紫微天孵、武曲会照,最宜从商,见吉曜,主富足。逢擎羊或火星同宫,反主可威巨富。但再见煞曜,则反有破财。

廉杀,二曜同宫于丑未,以居未寓者可成大富,丑宫次之。唯均主于竞争中生财。若见煞忌,则主贫寒。

廉破,喜见命寓武曲贪狼会合本宫的火星铃星,则可横发,但恐发后横破。若见禄存、化禄诸吉,亦丰劳碌中生财,但亦有破败。但若见煞忌会合,则主人破败多端,一生穷困。再见大耗,贫无立锥。

廉府,若见禄马,更见昌曲、魁钺,主一生富足,若无吉曜,中人之产,见煞忌则有倾败。

廉贪,最喜火星或铃星同度,会照者亦吉,丰有意外财源。否则亦主横发横破。再见煞则破败尤甚。但若见化忌,从事军警、或以外科手术为业,或作牙医,下格者宜作屠宰,则可免凶危,见吉会且主富裕。唯一生不宜投机,亦须防因色破败。

7  天府

天府为财库,守财帛宫,主人可积聚,故多一一生富足。

若会左辅右弼、禄存、化禄.更见紫微、武曲者,则为巨富之格。

天府居于平闲宫度,先经艰难而后得财。

见地空、地劫、大耗,亦不主破败,仅主每进财必同时有损耗。

若会照羊陀、火铃、天刑,始主因财招惹纷争,或且牵涉争讼。

8  太阴

太阴主富,守财帛宫主富裕。

入庙宫,与禄存、化禄、右辅右弼、文昌文曲相会,为富奢之命。

入陷宫,有吉曜,富足;无吉曜,则须凭运限而定其财帛聚散。

若会照四煞,劳心劳力而求财。否则主因财而生纠纷。

9  贪狼

贪狼守财帛宫,最喜火星或铃星同度,则主横发,或主得意外之财。

亦喜禄存、化禄会照,则主财禄丰盈。

若见煞再与成池、大耗、天刑、天姚、红鸾、天喜、阴煞同会,则主因争倾家。

廉贞会照,亦不宜见煞,否则亦主因色而财帛耗损。

会照四煞,再见空劫,主因赌博投机破家;或主染不良嗜好而至破败。

1 O  巨门

巨门守财帛宫,主劳心费力,于竞争中生财。或主凭脑力思虑,或主凭口才,费尽唇舌而得财。

巨门在财帛宫,亦主人白手兴家。

巨门会照吉曜,或化禄、化权、禄存同度,皆主富裕。唯防发财后气焰带逼人,或理想太高,不量力而为,则主受人排挤。

凡巨门守财帛宫,皆伏破败之机。若自身能收敛锋芒,不生破败,则须教育子女,防子女败散。

若见擎羊、陀罗同度,主因财纠纷涉讼。

倘火铃、空劫、大耗同度或会照,则主有盗劫或火灾。

天同巨门,白手创业,且宜忌专业谋生。

巨门太阳,利与外国人交往,可受推重,因而致富。

11  天相

天相在财帛宫必与天府会照,印星与财库相会,若得禄存、化禄等吉星照会,自主财帛丰足,即居陷地,亦主人可以白手成家。一一如与廉贞同度,则可从商,主长袖善舞;若与武曲同度,则以专门技艺兴家。

与紫微会照,一生必有突然发达的机遇。

与武啦破军拱会,则主得失无定,或主破尽祖业而后生财。

武曲破军会拱、再逢空劫 、大耗,则家无恒产,或甚至透支,若与煞曜、天删会台,则因财纷争,煞重且见化忌者,可至倾家,否则即为牢狱之灾。无苦星解救,且或有性命之虞。

无武曲破军拱照而见煞曜刑忌,刚主忽得忽失,败难积聚。

1 2  天梁

天梁最喜与太阴会合。若入腼会照太阴、化禄、禄存,则主可以发达。再见天巫。则主可以承受遗产,或垂手而得现成财帛。

与化禄、化极、化科会合,古人称为[白屋公卿],即富裕而无功名。

天梁不喜居子宫为财帛宫,主虽有财源,但耗散亦多。

若与化忌照会,主因财而生是非口舌纷争。或因败而敢精神痛苦。

若与羊陀、火铃、空助、人耗、天刑会照,则主有破产的危险,或因财而生巨变,或涉讼而招巨大破损。得吉星祥曜,如魁钺、昌曲、辅弼化解,则主历尽艰辛而后得财,但仍不免有支绌之苦。

生财。

武曲破军会拱,再逢空劫t大耗,则家无恒产,或甚至透支。若与煞曜、天删会合,则因财纷争,煞重且见化忌者,可至倾家,否则即为牢狱之灾。无吉星解救,目减致有性命之虞。

无武曲破军拱照而见煞曜刑忌,则主忽得忽失,财难积聚。

1 2  天梁

天梁最喜与太阴会合。若人庙会照太阴、化禄、禄存,则主可以发达。再见天巫,则主可以承受遗产,或垂手而得现成财帛。

与化禄、化权、化科会合,古人称为[自屋公卿1,即富裕而无功名。

天梁不喜居子宫为财帛宫,主虽有财源,但耗散亦多。

若与化忌照会,主因财而生是非口舌纷争。或因财而致精神痛苦。

若与羊陀、火铃、空劫、大耗、天刑会照,则主何破产的危险,或因财而生巨变,或涉讼而招巨大破损。得寿星祥曜,如魁钺、昌曲、辅弼化解,则主历尽艰辛而后得财,但仍不免有支绌之苦。


天梁在财帛宫,若尤煞忌刑耗.亦主得财之前必生麻烦有待化解。

1 3  七杀

七杀入庙,会照化禄、化权、化科、神通存者,主财源丰厚,能得意外财源。

喜居辰、戌二宫,人天罗地网反能发达致富。较居卯、酉二宫之武曲七杀为传,盖武杀难能暴发,亦能暴败。

七杀居财帛,若与煞曜、天删会照,主因财生灾,或遭抢劫偷盗。

与空劫、大耗会照,则常感困乏,须凭劳力求财而多感不足。且破耗机会极多。

七杀居财帛宫,无沦在何宫度,皆主一生必须经过一次危机,轻则周转困难,重则倾家破产,但览化禄、禄存及诸吉者,可以于短期内翻身。落陷,再见煞曜、空劫、大耗会照而吉曜全无,则时感穷困。再见刑忌,一生奇贫。

14  破军

破军在子、午宫独坐,会化禄、化权、化科,主富贵。在辰、戌天罗地网者次之。

破军与紫微在丑、未二宫,主得意外之财,或生财之道非常特异。末宫为胜、丑宫次之。唯流年再行丑、未宫,购虑有破耗。    

破军不喜独坐寅、申宫,主人祖业倾败。

破军与地空、地劫同度,入不敷支。

擎羊、火星同度,暴得暴失。

陀罗、大耗同度,则生纠纷烦扰,破耗极重。


下一页: 辅佐煞曜对财帛宫的影响 上一页: 辅佐煞曜对子女宫的影响
首页
相关阅读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