福德宫

(十一)  福德宫

[福德宫]在斗数中的作用,是用以推断一个人的思想活动与精神享受。如果与命身宫相比,可以说,命身宫所主者为物质享受、实质运程,而福德宫所主者则比较带点抽象。

有些人从表面上看起来,名成利就,令人羡慕,但可能他的内心痛苦却非局外人所知,这便是因为他的命身宫好,而福德宫却有缺憾之故;或恰恰相反,有些人虽然仅堪温饱,但却内心充满快乐,此即由于其人命身宫欠佳,但福德宫却好。

[福德宫]与[财帛宫]对拱,可见精神生活仍然脱离不了财富;与[夫妻宫]会照,亦足见一个人的精神享受,与婚姻生活息息相关;亦与[迁移宫]相会,则是由于人的思想活动,可以影响到他个人的动向,或株守家园,或离家出外发展,时时决定于人的一念。    

本篇所述,以精神享受的好坏为主。至于思想活动方面,由于每个人的教育程度不同,很难加以具体叙述,仅能提供一些要点。读者可参考星曜性质推断。

推断福德宫,以命盘福德宫的星曜为主,用以推断人的思想本质,及精神享受方面的主要趋势。大限及流年的福德宫,则用以视其随年龄变迁而起的变化。如命盘福德宫为紫微,紫微即为本质,下一个运程见天机坐大限福德宫,紫微厚重之性依然不变,但却主其人年长后增加了灵动机变。如此推断,切勿忽视了原局福德宫的主要性质。

1  紫微

紫微守福德宫,一般均主人的人品敦厚,但主观甚强。因为紫微既为帝星,自然喜以自己的意见为意见。

有辅佐诸曜同会,或得[百官朝拱],则其人的主见虽强,但仍可听取别人的意见加以考虑。若无诸吉会照,则成见极深。

若无诸吉,却与地空、地劫同度,则主其人好哲理,更见华盖同度,其人必好研究宗教。若与空劫同度再见煞曜,则可研究数理及工程科目。

一般来说,紫微守福德宫主人思想高尚,或有领导欲,但喜支配及左右别人行动。

便若与陀罗同度,则主自生困扰,无事烦恼。

若与四煞同会,更见空劫、刑耗,则精神多烦躁;再与化忌会照,则主多优多虑。    

紫微天府同度,或紫微天相同度,皆主人精神愉快开朗。有煞者则生烦扰。    

紫微贪狼同度,会桃花诸曜,主人以嗜好为享受,或诗酒琴棋,或风月赌博,不一而定。会昌曲则必好文艺。若与空劫同度,则在文艺上必多灵感。  

紫微七杀同度,会吉则好弄权柄,会凶煞则烦躁不安,或做事欠思虑。    

紫微破军同度或会照,主人好亲力亲为,而且时时改变主意。会吉尚可,若会刑煞诸凶,则主人身心劳碌,朝令夕改。唯虽劳碌却易自觉满足。    

2  天机

天机坐福德宫,一般主人思想敏锐。唯亦正因此亦令其人心绪不宁。    

若天机化忌,则更主人行事畏首畏尾,遇事喜钻牛角尖,以致进退失据,多虑多忧。    

若天机与擎羊、陀罗会照,则主人自寻烦恼,无事找事,以致终日奔波。

若天机与火星、铃星、地空、地劫、天刑、大耗会照,则主人无精神享受,终日奔忙心烦,身心不得安静。

若天机与吉星祥曜照会或同度,则主人心劳而身不劳:而其心劳亦不致钻入牛角尖内致生无谓困扰。但其人为了追求精神享受,或为了消磨时间,却喜学习多方面的知识与技术,然而却不喜深入。

天机巨门同度,主人浮滑、多疑、善辩、思想机敏而好是非纷扰。若会吉曜则心多思虑而身安,会煞忌则劳心劳力。

天机太阴同度,主其人身心劳碌,表现出来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物,可是其实内心却喜清静。而且当与昌曲文曜相会,或见红鸾天喜之时,其人必喜文艺。

天机与天梁同度,则虽见煞,仍主其人能忙里偷闲,寻求精神享受。但若天机化忌,则倾向于悲观消极,或时有悲天悯人的思想。

3  太阳    

太阳无时不在天空移动,因此当守福德宫时,主人奔忙不息。但身劳而心未必劳。

但若与辅佐吉曜会合,或得【百官朝拱】,则主在忙碌中成就事业。    

若见四煞、空劫会照,则主人奔走不宁,而且往往白费气力。倘有吉曜同时会照,则仍主有成就。

太阳化忌,,则主其人易惹是非困扰,劳而无功,更见煞曜,主常代人受过,以致心绪不宁。      

太阳与太阴同度,称为[阴阳调和],主其人虽然劳碌奔忙,但仍能享受生活情趣。有吉曜会合,则更能指挥若定,减少劳碌。 

太阳与巨门同度,则除有太阳主身劳的特性之外,仍有巨门主心劳的特性,所以主人事事奔忙,劳心费神。化忌更主少精神享受。

太阳天梁同度,则不但不主奔忙,而且反主其人有独特的生活方式。且主其人作风有名士气派,表现得不在乎和疏懒。若太阳落陷,则可能因疏懒而致影响事业发展。

太阳守福德宫,入庙,主配偶热情,多婚姻生活乐趣。若见桃花诸曜,则须防自身不能与配偶配合。

4  武曲

武曲在福德宫中为善曜,主人能享福。

但所谓享福,却可能意味其人缺乏远见,凡事见步行步,所以不伤脑筋。故必须得与吉星会合,且武曲入庙,始主其人善于决断,然后始为真正的享福。若武曲落陷,则可能导致须为物质生活伤神。    

武曲化忌,则主时时为钱财担心,以致身心俱劳。

武曲与破军同度或会照,再见陀罗,则主人奔忙心烦。    

若武曲与七杀同度或会照,再见天马,则主人碌碌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成,或多劳少成。再见煞曜,益主心焦。有吉会照,则劳而后成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因而反增加处事的困难,以致心神不宁。    

武曲与贪狼同度或会照,则主其人喜风花雪月的享受。见咸池、天姚,更易流为风月。若有火星或铃星同度,则其人多贪物欲,物质享受重于精神享受。

武曲天相同度,有吉曜会照者,可得享受,若见煞,则仅晚年能享清福。少年中年时,表现决断,而内心时时反复,以致劳心费神。

5  天同

夭同化气为福,所以最宜入守福德宫,亦为福德宫最为祥瑞的星曜,主人享福。

天同所主的享福,与武曲所主的享福不同。武曲为财星,所以其享福偏重于财帛与物质,精神享受亦多由物质享受而来。天同为福星,他的最大享受是觉得心境愉快。

武曲的享福,可能是由于少作思虑,但天同的享福,却是由于人能为自己代作安排,所以自己根本不必思虑。不过这样一来,也就容易造成天同的惰性。

天同的享福亦不同紫微、天府。紫府的享福是由于名成利就,所以生活优游。而天同虽为福星却不主名利,无论境遇如何,只是懂得享受生活情趣。

因此天同守福德宫的人,若入庙,心胸中常充满快乐情绪,是一个情绪化而且性近天真的入。即使在工作,亦寓工作于乐趣,能在工作中找出一些情趣出来。

天同守福德宫,常主其人喜好音乐。见文曜,则性喜文艺;见桃花诸曜,则性喜修饰,且有特殊生活品味。

天同与煞忌刑耗诸曜会合,仍主精神快乐,但物质生活则不丰裕。故可能为安贫乐道的人。

天同太阴同度,一般主享受。唯若太阴化忌,则主人外表享受而内心实多烦扰不安。    

天同巨门同度,必须无煞曜会照,始能安享。若见煞曜,则多空幻不实之想。人的精神享受变成沉迷于白日梦之中。见天虚同度者尤确。    

 天同天梁同度,不宜再与天马会合,主人飘流无定。再见地空、地劫,则落陷流离,唯其人却以浪荡为乐。若无空劫天马,则主物质生活安定,精神生活丰富,全不见煞,更喜名士乐天的生活。      

6  廉贞

廉贞守福德宫,一般主人忙碌,或虽富裕,但仍多过虑,而且仍喜奔忙。或不注意住宅的布置与装饰,有紊乱的感觉。化忌者尤确。    

廉贞得会吉曜,仍主忙碌,但多享受。

廉贞守福德宫的人,喜欢紧张生活,脑筋亦不平静,而且思想喜欢跑野马,不能专注于一个问题的思考。

廉贞与火铃同度,主为人浮躁。与羊陀同度,则常不能容忍别人,易起纷争困扰。

廉贞化忌守福德宫,则常见汲汲不可终日,多忧虑,又多无根之想、无稽之念。更与空劫同度,物质生活困乏,而精神又觉空虚。见煞刑忌重者,则无人生乐趣。

廉贞唯喜与天府或天相同度、会照。无凶曜,反主人宽厚、稳重。见吉曜,则一生快乐享受。唯仍热闹与奔忙。

廉贞贪狼同度,则主浮荡奔忙,思想偏向于追求物质享受。若更与桃花诸曜同会,则一生风流自赏。煞重者福薄。    

廉贞七杀同度,则一生忙碌,虽加吉曜会照,仍见身心不安。且其人不擅长思考,往往流于武断的短见。

廉贞破军同度,主人不耐宁静,凡事举棋不定,因此举措时生变异,而增加了奔忙与忧虑。若化忌,则终生无安定享受之日,仅寄情工作,以从艰苦中获得成功,为最大的乐趣。    

7  天府

天府入福德宫,主人思想稳重、宽厚。人若犯错,常生原谅之心。

天府与禄存同度,则多花精神于理财之上。见陀罗同度,则主其人吝啬。

天府守福德宫的人,一生寻求生活安定。所以很重视眼前的利益。当有新的事业,或须变革旧业,便觉得紧张,多思多虑。

一般来说,会辅佐诸吉曜者,则主安宁;若与陀罗、火星同度会照,则常多无中生有的忧虑;若与擎羊、天刑同度会照,则心多烦闷;若与空劫、大耗同度,则主人不得安静,日夜奔忙。

天府与紫微同守于寅宫,则为真正能享福的人,一生少忧虑来困扰,能享清福。

天府与武曲七杀同时会照,则主身安心劳。


天府廉贞同度或会照,终觉精神享受不足,而物质享受则不虞。

8  太阴

太阴守福德宫,入庙,主人倾向于享乐。但所谓享乐,却不纯是物质享受,而是利用时代的物质文明,以作精神方面的享受,所以便显得高雅,或令人觉得有格调。

太阴主静,主藏,所以太阴守福德宫的人,一般均不肯奔走忙碌,宁可劳心。故太阴化忌,多主其人外表安静,但内心则多思虑。    

太阴守福德宫的人,思想不倾向于竞争,更不喜横生枝节,唯有时则偏向于理想。若地空地劫同度,则主其人易流于空想而不是理想,一线之隔,相差甚远。

若火星与陀罗同度,主人自寻忙碌。若擎羊与铃星同度,则其人追求理想永无满足之日,易令人多思多虑,感觉到人生疲累。

太阴与天机同度,主为人心忙。但思想则时易欠深思熟虑,然而却实在喜欢清静。

太阴太阳同度,最为福厚。但所谓福厚,有时却可能是人生欠积极。

太阴天同同度,其人有生活情趣。

9  贪狼    

贪狼守福德宫,入庙,主为人耽于物质享受,有嗜好,或耽于酒色,或耽于艺术,或耽于宗教哲理。

一般来说,与桃花诸曜会合者,耽于酒色;与文科诸曜会合者,耽于艺术;与空曜华盖会合者,耽于哲理。

贪狼守福德宫有吉曜会合,其人风趣,喜笑谈。若无吉、落陷,则主物质生活不足,唯风趣不改。

贪狼会照辅佐吉曜,仅主物质享受丰足。

若会照擎羊、陀罗、地空、地劫、大耗、天刑,则多气多争,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均有欠缺。其嗜好亦偏于世俗与欲乐。    

若会照火星、铃星,则对于享乐并无影响,唯主其人性急,或脾气暴躁、性格刚烈。

10 巨门    

巨门为暗曜,所以守福德宫时,即使入庙及会照辅佐吉曜,亦主为人好生是非,且多疑多忌。所以便难免劳心费力去关照许多事务,事事亲力亲为。    

若巨门化忌,则疑虑更重,进退犹豫,做事常半途而废。再见天机同度者,半途改变之心更生,每每前功尽弃,以致耗费精神。且易时生追悔之心,不守信诺。即使不化忌星,程度不过减轻。

巨门守福德宫有辅佐吉曜会照,仅主其人享受物质生活,精神仍时时难以畅快。必须有天同同度,始能觉心安神宁,无疑虑、改变、追悔之心。

与太阳同度,虽有太阳能化巨门之暗,唯太阳为浮动的星曜,所以虽能增加享受,但仍主事事操心。

巨门守福德宫,若与擎羊、陀罗、火星、铃星同度或会照,则是非疑忌之心更重,于是饱受精神压力。若见刑忌,则多口舌是非纷扰,令人身心俱疲。

11  天相

天相守福德宫,入庙者为人正直坦荡,具正义感,富同情心。若落陷地,则易流为理想主义。当现实不如理想之时,则心绪不宁,或致偏激,由是多生是非枝节。

所以天相坐守福德宫,最不宜得武曲破军拱照,主人易生偏激情绪,或奔波劳碌以求达到理想。再加空劫同度,则理想更流为空想,久而久之,变成易发白日梦,多空想而少实际行动。    

最喜得化禄、化权、化科(特别是天府化科会照),更得辅佐吉曜会照,则主人能面对现实,脚踏实地,以其宽厚坦诚的性格待人,终生精神生活丰满。

若天相守福德宫而见煞曜同会,仍主不够沉稳踏实,以致达不到理想目标。

1 2  天梁    

天梁为清贵之星,所以守福德宫时,一般均主其人精神生活重于物质生活。而且思想脱俗,不易为一般人所理解。    

在福德宫入庙,主其人乐天知命,胸怀旷达,喜清谈,少行动,即使行动亦一片安暇,不肯奔波忙碌。

若落陷,则性质变为懒散,性喜拖延,以致误事。或误以风月为名士风流,实质思想庸常。

天梁入庙,虽主观强,但做事有原则。若落陷,则原则可能变成固执。

天梁在巳亥两宫,疑心极重,多思虑忧疑,以致为人欠沉稳厚重。若会煞曜,尤其是见擎羊、陀罗者,主人有心计。

天梁若与天机同度,而天机化忌者,心神不宁,烦恼滋生困扰。再见陀罗同度,一生自寻烦恼;擎羊、火星、铃星同度或会照,则多是非纠纷。此皆由于固执与偏见之故。

唯太阳同度,见辅弼、魁钺、恩光、天贵、台辅、封诰、天巫等会照,始主人泱泱大度,能坚守原则,且多助人之心,不生疑虑,故主心神爽朗。

天梁在巳、申、亥三宫守福德,会空劫、天马,主人浮荡。    

天梁与禄存或化禄同会,则作事易不明朗,且喜文过饰非,又多自以为是,于是人生亦易见困扰。

13  七杀

七杀守福德宫,入庙者,品格高尚,但易流为理想太高,故虽会辅佐吉曜,仅主其人不易招嫌忌,仍因理想太高之故而少人缘。亦主妻子有刑克,妻宜迟娶、子亦宜迟。

若与紫微同度,理想更高,故更易感觉人生不得志。

七杀的理想偏高不同于天相。天相的理想有群体性质,例如有关整个社会制度,或公司制度,但七杀的理想则纯粹属于个人:因此天相可以说是理想主义者,而七杀则为个人主义者。

最嫌与武曲同度而武曲化忌,则多是非多优虑,感到人生非常空虚。

与廉贞化忌同度,个人理想受到挫折,又往往不肯面对现实,于是仍多劳碌奔走,以及心烦不宁。廉贞不化忌,则仅主忙碌,感情上不会受到挫折。

七杀与羊、陀、火、铃、空、劫、大耗、天刑同度,则主人费尽心力,且奔波劳碌不安。同时人缘不佳,易招嫌忌。    

女命七杀坐福德宫,以迟婚或同居为宜,否则恐有刑伤。

1 4  破军

破军守福德宫,入庙者善于决断,因此也就少了辛劳。若破军落陷,则凡事劳心费力,且少决断,尤易生改变之心。亦正由于举棋不定,所以也就增加了人生的困扰。

若武曲化忌同度,主人易决断错误,昧于形势,因此凡事便多阻碍。

若廉贞化忌同度,主人[应断不断,反受其乱],以致举措犹豫,进退失据。

若无化忌同度,破军守福德宫而会四煞,则仅主易招烦恼。但举措仍嫌不安定。

唯紫微同度者,始能有自我陶醉之心,精神生活反为满足,但若会照煞曜,有时亦易变为器小易盈。


下一页: 父母宫 上一页: 田宅宫
首页
相关阅读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