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薇斗数看疾病七大类

第一类  神经系统病

    主要星曜组合为天机、太阴、天同。亦可以说,『机月同梁』的组合,最易患神经系统疾病。如神经衰弱、神经、弱智之类。

    有时候,表现为性神经衰弱者,则多与天同巨门有关。若[紫贪]守疾厄宫,桃花过重则行至[机月同梁]守大限疾厄宫运程,每易患此症,表现为阳痿、遗精、早泄。此则不必视巨门矣。

    羊癫风者,主要视天机。盖医家视此为肝风。

    若天机、太阴与火星陀罗同度,且见空劫,则为癔症。即所谓[歇斯底里]。唯必须所会之天梁无入庙太阳相照,始主克应。

    流行性乙型脑炎,亦与[机月同梁]星系有关,唯其发病之年,必见落陷的天梁,会照火铃、蜚廉、阴煞。此组星系与[歇斯底里]宜仔细分别。

    脑膜炎的星系,与乙型脑炎大致相似,唯一的分别,为此症的太阳可入庙,若太阳落陷,则为乙型脑炎居多。有时克应之期,疾厄宫为七杀或破军,盖七杀每主炎症,破军则主急性炎症。

    夜遗症或口角流涎(不是中风),则视主肾脏病各星系。有时原局疾厄宫为贪狼,于『机月』年限克应,有时相反,原局为『机月』,克应之期为贪狼。此即为一例。

    然凡患此两症者,杂曜多见天虚、天使、天姚。此可加以注意。

    神经系统疾病中,有所谓『脊髓空洞症』,则视天同巨门及七杀、破军。患者手足常麻木无知觉,严重者可形成鹰爪或猿爪,或延伸至面部麻痹。古代斗数家视七杀、破军为伤残之星,部份原因即与此症有关。

    又有所调用舞蹈症者,病者不能控制自己的手足活动,常不由自主,作出一种快速动作。有时则为眨眼、皱眉、吐舌,病情虽无痛苦,但十分困扰。主此症之星系,为贪狼与空劫同度,又见擎羊、天使。有时天同化忌,火铃、

空劫同度亦主此症。唯原局星盘,擎羊在午寓者,亦为患此症之一要素。

    三叉神经痛,主要星系为太阳、天梁,符火铃照会或同度,更见天伤,且有刑忌夹的天相照会命宫,均主此症。

    面神经麻痹,与三叉神经痛的星系较难分别,须注意者,为擎羊多主面神经麻痹,发病克应的星系多为天机;而三又神经痛则非是。

    神经性偏头痛,视天同、天梁。所会的杂曜,多有天月、天刑。有时亦为天机、巨门,与火星同度,此则为脑征血管疾患,与单纯神经性者不同甘共苦,最大的分别,[机巨]表现为晕眩。    

    若[机巨]而天机化忌,更见天虚等曜,则又为休克之克应矣。

    神经性之手足震颤,视天同、茂门,叭与陀罗、孤辰亦有关系。    

    中毒之手足震颤、休克,则视『太阳天梁』、天月同躔者尤确。由中毒亦可引起肠梗塞,则克应之期视巨门。

    神经性皮肤发炎,则为[廉贞天相],其克应亦必见天机、天同。

以上星系,以见煞忌刑耗诸曜为确,一般视其所会多寡而定病情。(下同)


第二类  消化系统疾病

    消化系统器官,包括肠、胃、肝、胆。其基本星系,可参考前述;    

    具体而言,据王亭之征验,可分述如下一一

胃寒、,胃下垂,视空露的天府,或为在野孤君的紫微。唯须无火星同度者始是,有火星则转化为炎症。

若紫微天相,则常力胃寒、反胃,或寒性腹泻。天府与右弼同度,则多为胃下垂。

    凡胃寒之疾,亦可表现为胃酸过多,此则以天府见天伤、破碎、阴煞等曜为克应。见廉贞化忌背,尤为严重,可发展为胃神经痛、胃神经过敏等症。

 若为胃炎,则视天机或巨门、天机所表现者为慢性且常患肝胃气痛之疾;巨门火星则为急性肠胃炎,若『天机巨门』同度,患肠胃炎的机会很大,有禄者减轻,无禄且化忌者加重。然有禄者则常易患肠胃不和,或轻度慢性胃炎。

急性阑尾炎,视天梁、擎羊;或七杀、擎羊;或破军、擎羊。Ⅱ向应后者,亦每为结肠炎、急性肠炎之兆。

    『天同天梁]同度,亦为胃病,一般以寒性者居多。若天马同度,又见火铃,则常易患消化不良,或发展为腹泻。

  紫微亦主腹泻,唯性质不嗣。紫微之腹泻一般为吸收不良。『同梁』者则为不能消化,即一般称为食滞者是。

    肝硬化视天机,亦视寅申二宫的七杀。唯后者多为传染性肝炎。

    凡天机与蜚廉贞度,见煞忌,又见虚耗、天月,则易因生肝虫而致硬化。

    若肝硬化系因胆管梗寒而致者,则视天相。陀罗同度者尤确。

    胆管梗塞常由胆石而来,其表征星系为[廉贞天相],所拱之破军与煞同度者主克应。

    胆管生蛔虫,则除天相、陀罗外,尚须视蜚廉。――凡虫病,皆须视蜚廉、天月。

    有时巨门亦主胆病,则仍以天相为克应之期。尤以廉贞、天相为然。

    肛门疾患,主要视天同。杂曜视阴煞、龙德、破碎。

肠胃中毒,与神经性之中毒不同,后者可譬喻为吸毒,前者则仅为食物中毒。疾厄宫见刑忌夹的天相,天府又不见禄,或见禄而同时会羊陀,均应注意饮食。倘更见廉贞化忌,则尤须防食物毒素传至血液。


第三类    循环系统疾病

    此类疾病,主要乃指心脏、血压而言。视此类疾病,主要视太阳,其次则为天相。

    然而循环系统疾病,亦有因神经系统引起者,即中医之所谓心肾不交,或神经衰弱,可导致心音分裂,心律不整,此则与太阳或天相无关矣。可参考前节所述。

    太阳居旺宫,又见权禄,亦可能为高血压之表征,不一定见煞始然。

太阳化忌,或四煞交会,亦为高血压之兆。此以太阳、巨门的组合尤然。

    太阳、大梁亦主中风、瘫痪。此因天梁有带病延年的性质。故星系亦常见天月、天刑等曜同会。

    天相主肾,故天相为刑忌夹者,或凶煞重重交会,亦主患高血压。  亦可心说,若原局疾厄宫,有神经系统疾患倾向者,当行至太阳守疾厄宫的年限,亦易患高血压症。

 至于低血压,则与内分泌有关,亦视『太阳天梁』,然以与空劫同会为常见之表征。另一重要星系则为『太阴太阳』,凡『阴阳不和』亦为风分泌失调的表征。

  巨门与陀罗同度,所会的太阳有煞,有时为心绞痛、动脉粥样硬化的表征。然而亦可能为半身不遂,即所谓风症。

  天同、天梁亦主心绞痛,若会刑忌诸曜,则为心肌、血管梗塞。

    循环系统疾患,亦包括贫血、白血球过多等症状,此则视廉贞。若廉贞化忌,恶煞凑会,则症状严重。

    但若由中毒引致之贫血,则仍以天梁为表征。或仍视『阴阳』星系。

    血小板缺乏,皮肤可出紫瘢,俗称『俾鬼戚』。此症则以天同化忌为征兆,有时原局太阳化忌,阴煞同度,行至天同化忌,见刑煞的年限,每主克应。或原局天同化忌,行至廉贞、阴煞的年限克应。唯后者有细微区别,医家称为过敏性紫瘢,与缺乏血小板无关。   


第四类  呼吸系统疾病

    此类疾病,主要视武曲,其次为天同。若七杀、破军与煞忌同会,尤其是武曲化忌,则病情严重,或且恶化矣。

    但亦有与上述星系无关之呼吸系统病症,如哮喘,每视太阴、天梁;若为先天性之哮喘,则视[廉贞七杀]。前者系支气管病变,后者系先天性过敏。

    若急性支气管炎,则以武曲见火铃为克应。天马同躔,病情更为严重。

    慢性支气管炎亦可视武曲,但若由外物侵染日久而引起之疾患,如吸烟者、石棉工厂工人等,则视天同、巨门煞忌并凑者,可能发展为肺气肿。

    百日咳则以天梁为兆。尤其是天同天梁的星系见煞,有天马,则常以百曰咳为表征。此与心肌栓塞不同,仅为一有天马,一无天马。

    肺痨(肺结核)则视[廉贞七杀],或[武曲七杀]。若原局见此星系,行大限或流年见太阴化忌,会火铃,则为严重病变,病情每发展至后期。    

 肺气肿亦狱武曲,若武曲化忌,冲会廉贞化忌,更见天刑、天月、阴煞诸曜则主克随。

    另一组表征肺气肿的星曜,则为破军与文曲化忌同躔,或武曲化忌与文曲化忌同躔。此则以痰涌、哮喘为表征。

若喉部疾患,一般扁桃腺发炎,则视巨门,化忌者尤确。倘为白喉,则视太阴与巨门之冲会情况,若重重煞忌,则主克应。倘为鹅喉,则以见空劫、大耗为判别表征。


第五类  泌尿生殖系统疾病

此类疾病,视天同、天相、廉贞。若病症发展至晚期,则视天梁、七杀、破军。尤以带炎性之疾病为然。

 凡急性或慢性肾炎,多以廉贞为克应。若廉贞与贪狼同度或对拱,见煞;或廉贞化忌,有煞,皆主肾炎。

    唯肾炎若由呼吸系统疾病感染而致者,则不见贪狼亦主克应,例如『廉贞天相』为羊陀夹、火铃夹事刑忌夹,皆有感染此病的可能。

    若肾炎病变,发展至头肿,或甚至有腹水、胸水等疾,则以年限疾厄宫见天同、太阴及煞忌诸曜为克应。

    膀胱病变,可形成排尿困难,则视天相,以陀罗同度为然。若由摄获腺、前列腺引起之排尿困难,则以贪狼、廉贞为克应。『火贪』、『铃贪』与陀罗同度,尤主此疾。

尿道结石、膀胱结石,视『廉贞天相』,以羊陀夹、刑忌夹者为然。但有时『天同巨门』化禄,火铃夹者,亦主患此病。盖[天同巨门]的疾病在于管道。因尿道结石,亦可引致排尿困难。    

    与排尿困难相反者,为[尿崩症],即尿液过多。此症中医认为乃肾虚。故视太阴、天同。但亦有因脑后垂体分泌失常而引起者,则以太阳化忌,会巨门及诸煞为克应。

    至于因性病而并发之泌尿系统诸疾,皆视贪狼、廉贞,以见桃花诸曜及昌曲化忌为克应。其克应之期,有延至见天同守疾厄宫的年限始发作者。或相反,原局疾厄宫见天同,至贪狼廉贞守疾厄宫的年限发作。二者亦有微细分别,前者为体质易染性病,后者则为体质易染泌尿系统病症。

    故疝气、睾丸炎等病,亦视天同。与煞忌刑会者为炎症,与空劫同会,更见华盖,则多属疝气(即俗称小肠气)。

糖尿亦为泌尿系统疾患,则以[廉贞天相]为兆。此组星系,虽见禄亦不能视为可免患糖尿的危险。若原局『廉相』而廉贞化禄(有时且会禄存),每于大限廉贞再见流禄时发病。化禄、权、科不代表可以免病,此即为一明显的例子。


第六类  五官疾病

  五官疾患非常复杂,测为常由内脏诱发病因而致。斗数研究疾病,古人留下的征验资料本已不多,王亭之对之虽加努力,然而限于时间及医学知识,所得实属有限,对于五官疾病,征验尤其不足,咽中医解释五官疾患,所据仅为阴阳五行以及脏腑理论,实不足以由是推断许多五官疾病,例如青光眼,便很难找出绝对能作正确的星系,偶有见太阳落陷化忌而患青光眼者,但亦见过因患青光失明,其疾厄宫却为天梁的病例。因此笔者仪假设太阳、天梁、巨门诸曜,为奇光眼之兆,学者仪可参考。

    荐眼膜炎,则为太阳见煞,或太阳、火星同度。此症尤以太阳化权、化禄为克应。若见擎羊、天刑、天使等曜,两太阳化为忌星,则主眼部手术,轻者或为视觉神经炎。

    自内障由糖尿引起者,视『廉贞天相』。若由其他原因引发者,仍视太阳,或天同、太阴。

    天同太阴主肾,其所引发之眼病,均因肾脏引起。因此肾气虚者,每患飞蚊症,亦以此组星系为克应。

    耳病,古代斗数家只视七杀,若龙池同度,则主耳声聋。

    若由肾虚引起之耳病,耳呜,则可由主肾病之星系推断,如太阴之类。    

    唯若为中耳炎等炎症,据征验则视『武曲天相』,若火星同会或拱照,则常主此症。

    咽喉发炎,以巨门为克应,亦视天同、太阴。

    口腔常生痹兹,舌烂口烂,则以巨门化忌为本病征兆。   

    牙痛视破军、武曲。牙疮视天相是否为煞曜所夹,或照会。     

    鼻衄仍视廉贞。不必化忌,见煞曜及阴煞者,即主常易突发出鼻血。    

鼻敏感及鼻窦炎,则以[廉贞七杀],及廉贞会带煞的破军为征兆。


第七类  妇科疾病

    妇科疾病星曜,古人相传,以廉贞及贪狼为主。其余紫微、[太阴天机]、天同、天相、破军等曜,亦主经痛、白带等疾,唯意义互相重复,且分别界限不清,故推断时略嫌笼统。

    独特的推断,如天梁火铃主患乳癌,准确程度甚高。据王亭之征验,若贪狼化忌,冲会廉贞化忌,或武曲化忌,同时又见羊陀迭冲,则为子宫或输卵管瘤肿,其准确度亦高。只可惜此类征验不多,放将来仍待发展。目前所述,尚甚有局限。

    妇科疾病以经痛最为常见。若不带有发炎性质者,则可能为天相,有时为『紫微天相』;若带发炎性质者,则为贪狼。若在巳午二宫见煞,则为子宫倾斜、子宫内膜异位等先天畸形疾患引发。

    若经期不准,及大量出血,则视天同,或『天机太阴』。以天同的性质为温和,不带病变,医家称为『机能性出血』。若[天机太阴]见煞,则主有病变,若严重者可能为子宫下垂。

    子宫下垂的病例,亦见于天相守疾厄寓的星盘,以见桃花诸曜,及天虚、地空、地劫为徵兆。此则多为产后身体虚弱导致。

    若子宫内膜炎、输卵管炎等,则以子午二宫的紫微为徵验,若擎羊同度,又见成池、大耗,尤其是更见火铃,则尤为准确。

    廉贞、天机二曜,所表徵的妇女暗病,则多见经血枯少,或自带。亦带有内腔发炎的性质。

    唯若已见发炎的星系,再行至天相、陀罗、阴煞、天刑、天月、天德等曜守疾厄宫的年限,则往往可发展为瘤肿,以至癌症。有时行至武曲化忌的年限亦主克应。

    破军守疾厄宫时,病情最为严重,尤其是与武曲化忌同会,更见火铃夹,杂曜又见虚耗刑月诸曜,则往往为宫颈癌症。但表面现象仅为自带。  

    若滴虫性阴道炎,则须注意蜚廉。    

    乳腺炎则视天梁,尤须注意有无火铃同度,有则病情可能恶性发展。

    妇女怀孕以命宫、福德宫,或夫妻宫见红鸾天喜为推断原则。若是年又见流昌流曲会照,流年子女宫吉利者,则可卜怀但若原局子女宫见天同、太阴,但任一化为忌星,又见空曜、化盖、阴煞、天使、天虚、大耗等曜,则可能不育。此时疾厄宫亦必有徵兆,可以显示先天性病变,或后天性病变。一一前已述巳午宫贪狼,及[天机太阴]为先天畸形之兆。可补充者为天相,若刑忌夹、火铃夹、羊陀夹,则亦有先天畸形之可能。     

上述七类病症,并不全面,于诸般杂症,则尤缺乏征验。例如王亭之本人,曾见一例,以为是子宫下垂不育,然而却是不常见的[石女症],结婚十余年竟不能与丈夫行房。凡此种种罕见病例,古人既无推断准则遗留,则如何徵验,责任便落在今人身上。[紫微斗数学会]将以此作为研究目标之一,将来的目标,是撰成诸般杂症推算的报告,提供有志者参考。故亦欢迎社会广大人士提供资料,俾使共同研究。


下一页: 邢忌夹印,天相见昌曲不怕被邢忌夹,天梁见天魁天越发挥善意的邢 上一页: 破军入父母宫
首页
相关阅读
TOP